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中国留澳学生失学调查我们就像被抛弃的孩子

2020年09月13日 栏目:科技

中国留澳学生失学调查:我们就像被抛弃的孩子在位于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旗下的悉尼校区,听说学校倒闭的学生们聚焦在一起,警察也赶来维持学校秩
中国留澳学生失学调查:我们就像被抛弃的孩子 在位于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旗下的悉尼校区,听说学校倒闭的学生们聚焦在一起,警察也赶来维持学校秩序。 我们就像被抛弃的孩子 这是一次令人焦灼的会议。 还未上课,但是交了学费的学生怎么办?刚刚进入这个学校,但是上了几个星期的学生怎么办?读了一年,但是还没拿到任何证书的学生怎么办?马上就毕业的学生怎么办?所有学生的课时、证书、学费又该怎么办? 每当有学生起身提问时,怀有同样疑惑的学生便集体欢呼,掌声雷动。而坐在台上的澳大利亚官员略带惊讶的眼神交流后,只能简短地重复强调我们需要时间、我们尽快 几个回合后,容纳了2000余名失学留学生的墨尔本市政厅内寂静得仿佛连掉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等在11月9日澳大利亚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倒闭事宜的首场说明会上,这似乎是留学生们唯一问到的答案。 没有征兆地被抛弃 没有翻译,没有媒体,没有法律顾问,能指望说明会解决什么问题?从踏入墨尔本市政厅的一开始,29岁的中国留学生李悠(化名)就在心里打上了一个问号。 对她而言,四天前的一幕仿佛做梦一般。 11月5日下午,李悠还在就读的莫瑞迪安国际设计学校上自习课。晚上6点多左右,忽然不断有同学打给她:知道吗?我们学校倒闭了!李悠感到莫名其妙,明天不是还上课吗?她甚至反应不过来地问道。 之后,当李悠驱车来到学校时,才亲眼证实了好友传递的信息有关学校倒闭的通知正贴在大门上。为此,她还和学校门卫保安反复确认。 此时,同属于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的其他4所私立学校门口也贴上了类似的通知,其中一份上这样写道:由于无法预见的原因,今晚的厨艺课程取消。 而第二天,当其他不知情的学生如平常一般来到学校时,他们起先惊讶,随后愤怒,然后变得迷茫起来。他们有的不甘心地拍打着铁门,有的找来当天的报纸认真核对信息,还有学生站在马路对面地势较高处,大声向校园内喊话。我们就像被抛弃的孩子,想知道为什么,却没人出来解释。李悠形容道。 在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旗下被迫关闭的5所私立学校(时装设计学院、莫瑞迪安国际学校、莫瑞迪安国际酒店管理学校、国际设计学校、莫瑞迪安学院)里,一夜间失学的各国留学生达3400多人,其中包括1265名中国留学生。 还差十多天就毕业 在莫瑞迪安国际酒店管理学校学习西点和西厨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小许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自己在这里学习已有一年半了,还有10多天就要进行毕业考试,没想到突然这时学校倒闭。他至今也没敢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他说,只能等待相关部门安排转至其他学校,至于是什么学校,质量如何,能否让他顺利地在两周后毕业,他一无所知。 在11月11日澳方举办的第三场倒闭事宜说明会上,像小许一样还差10多天就毕业的学生至少有100名。 说明会的主办方之一澳大利亚私立教育和培训理事会(ACPET)把这类学生定为特殊群体。如果学业顺利,这批学生原本可以在11月16日开始毕业考试,并于12月16日拿到毕业证,然后申请移民。 在每位失学学生人手一份的重新安置表上,除了要填姓名、生日、联系方式等个人信息外,即将毕业的学生要注明自己的特殊身份。ACPET说,会在短时间内给这些学生一个交代。 而从11月10日起,也有陆续的好消息传回。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的教育参赞郭晓娟向《国际先驱导报》介绍说,墨尔本总领事馆得悉此事后,立即联系了维多利亚注册与学历管理局的局长,并进行了沟通。澳维多利亚注册与学历管理局已从9日下午开始,逐步安排失学的外国留学生,其中包括750名在墨尔本3所倒闭学校就读的中国留学生转到其他学校继续读书。 但学生们仍有担心。中国留学生小王表示,即使转学也难保学校不再倒闭,而且转学后如果不能免学分的话,就要重交学费、重学课程,这意味着一切又要从零开始。小王不是没有前车之鉴。来自上海的24岁的留学生张玺2007年7月来澳时在一所名叫环球学院的学校就读,不想半年后这所学校宣布破产倒闭,结果他接受的安置,转至莫瑞迪安学院继续学业,没想到这次再度失学。 兴许是被认为有经验,张玺被推举为中国留学生代表,于11月11日同澳大利亚相关机构就失学一事进行正式讨论。 金融危机引发学校倒闭? 得知中国留学生的遭遇后,新南威尔士州教育培训部高级官员史双元博士表示,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因资不抵债而破产,是一个私立教育集团倒闭的个案,不会因此引起国际学校的倒闭风潮。 这一点得到了国内一家留学中介机构咨询师张女士的认同。据她介绍,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在中国市场并非一个新入者,此次出现资金链的短缺很可能属于偶然事件。不过,张女士认为并不能因此忽视导致这起事件发生的一些必然因素。 莫瑞迪安国际教育集团主要提供时装设计、厨艺、酒店管理、语言培训等职业培训课程,其中大多数是为澳大利亚的技术移民政策所需。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一般开设这类职业课程需要大笔投入,一些私立职业教育机构曾举债进行大规模扩张。但近来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有了调整,原来属于技术移民的课程不再受移民政策青上海刀片厂家睐,造成生源减少,进而导致这类学校的财政出现困难。 事实上,每个国家都可能出现(莫瑞迪安)这种情况。特别是今年在金融危机影响下,一旦生源开始紧缩就比较难了。张女士表示。 据总部设在墨尔本的《世纪报》报道,今年7月以来澳大利亚仅维多利亚州就有9所私立院校倒闭,2695名国内外学生失学。 类似事件在全球发生多起 在这位有着十多年留学服务工作经验的咨询师眼中,国外私立学校的倒闭事件早是一个老现象,在新加坡每年有三四起呢。她说。 今年4月,新加坡两所私立学校因受生源不足和经济不景气影响倒闭。当时,中国教育部特发布留学预警,提醒国内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停止与这些学校的合作和招生宣传。 而4个月后,新加坡布鲁克斯商业学校因假冒颁发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学院本科文凭证书,而被取消注册资格,包括150名中国学生在内的400名国际学生面临失学。 张女士解释道,由于新加坡公立院校屈指可数且对学习成绩要求较高,所以中等成绩的学生一般只能考入私立院校,而靠学生养学校、缺乏拨款与社会捐赠的私立院校很难有保障。 移民热潮滋生了私营学校 其实,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澳大利亚,至少有38所国立大学都是中国教育部认可的留学机构,但是澳大利亚的私营学校仍然很有中国市场。 据业内人士介绍,私营学校能够存在与以移民为目的的留学心态有很大关系。私立院校门槛低、课程设置倾向性明显,想在短期之内取得学历,然后移民的话,这应该是一种比较快捷的方式。张女士说。 在欧洲留学的小李向《国际先驱导报》讲述了当地留学生耳熟能详的一个故事:有位国内留学中介从业者为瑞士一家刚开办不久的私立院校介绍生源,而当他把几十位中国留学生带到瑞士后,便突然和学生们一起人间蒸发,而这家私立学校也因此宣告破产。 这些留学生实际上是为了非法移民而借用了留学的名义。小李评价说,他们拿到签证后便在当地打黑工或者做生意。 业内人士把这种现象称为主动失学 有些讽刺的是,当11月11日澳大利亚的失学留学生从说明会现场鱼贯而出时,他们竟成为了当地其他私立学校哄抢的财神爷。有澳大利亚发现,留学生们散场后的马路上,还零星地散落着那些没有发完的学校宣传单。(曹扬、江亚平、漆菲、邓媛发自堪培拉、北京) 中国学生的迷茫澳洲留学路 在澳洲的部分中国留学生是被留学,他们对出国,对未来,对人生均一无所知 澳大利亚,11月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大海、苍翠的雨林已不能给李悠带来精彩,相反,近日高升的气温让她觉得烦躁,身边接踵而来的麻烦事更让其身心俱疲。作为倒闭的莫瑞迪安国际设计学校墨尔本校区的学生,还有两周就要毕业的李悠几乎觉得自己是最不幸的人。 澳洲四所私立学校此次毫无预兆的倒闭震惊海内外华人的同时,也让更多人重新审视这条澳洲留学路。 这里不是天堂 墨尔本是天堂还是地狱?11月10日,李悠的MSN签名档这样写着。出国前,她申请了墨尔本名校摩纳什大学,可高昂的学费让出生于工薪家庭的她望而却步。 当时她已经25岁,出于种种现实的考虑,在中介的推荐下她最终选择了澳大利亚当时火爆的TAFE(职业教育体系)课程,而莫瑞迪安国际设计学校正是私立职业学校中规模较大和名声较好的。 TAFE可谓澳大利亚的教育福利,为了解决澳国内的就业问题和进行合理的社会分工,它应运而生。许多中介机构形容TAFE的灵活教育规则就像魔方一样,可进可退,可上可下,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李悠正是怀抱着这样的憧憬,踏入学习印刷图形艺术的征途。 然而,她很快发现这里的生活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如鱼得水。 许多人觉得留学澳洲就是到了天堂,其实我经历的辛酸超乎他们的想像。为了省钱,李悠没少吃苦。刚到墨尔本的时候,为了省车费,这个娇弱的女生肩上扛了十斤米,手里提着菜,硬是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回家。 打工的经历同样难忘。在国内不敢想的活都做遍了。对李悠来说,最艰难的是每天凌晨四点爬起来,赶早上五点的头班车去火车站卖报纸,早上坐火车的人多,而早班比其他时间一个小时多挣三四块澳币。 而接下来,她要在上午十点前赶去学盾构机铸件校上课,晚上常常要完成几千字的论文。 尽管面对着事先没想到的困难,但背后支撑她的是一份信念:早日学成,早日拿身份。然而,这些目标现在看起来似乎那么遥远。 11月5日,跟往常一样,与老师和同学讨论完设计图案后,李悠向他们道别:Seeyoutomorrow(明天见)。而这句平常的话却成了遥遥无期的祝福。下午六时,相继有同学给她打来学校倒闭了!李悠还没回过神来:明天,不是还要上课么? 此时,该校的墨尔本和悉尼校区已被澳大利亚相关部门接手,学校的大门向三千多名留学生关闭。一些留学生在听到噩耗后开始痛哭,哭声回荡在空空如也的教学楼 遭遇排外和潜规则 对于在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就读计算机硕士学位的加西来说,当初来到澳大利亚的目的也很明确:深造和移民。本科在国内211大学就读的他,顺理成章选择了新南威尔士这所澳洲名列前茅的大学。 加西自诩是最普通的留学生:作息规律,上学打工,周末偶尔放松,生活简单而充实。虽然时常会感到孤独,但一切井井有条让他觉得心安理得,只是对吃很讲究的他,来了两年还是难以适应这里生冷量少的食物。 作为国际学生最大的劣势,除了学费贵很多,公共交通上也没有当地学生享有的折扣。中国留学生很多都选择打工赚补贴,但由于语言等各方面限制,我们一般还是给中国老板干活。据加西介绍,情况比较好的可以去超市和电影院,但最常见的还是洗碗端盘子。而中国老板比较抠门,比如澳大利亚法律规定兼职一个小时应该15块澳币,但是这些老板往往把两个人算成一个人往上报。由于留学生每周只能工作20个小时,于是有很多学生去打黑工,不计小时地干活,也没有任何担保。 如果说这些还都可以忍受,澳大利亚的某些排外政策则是包括中国留学生在内的在澳留学生所无法容忍的。今年9月,澳大利亚新州留学生就前往新州议会大厦前举行反歧视,要求新州不分国籍,对所有学生提供公平教育机会和同等福利待遇。 在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中还流传着一条潜规则:天黑以后就不要出门,出门被抢算你倒霉。去年,加西的一个朋友就因为不了解这条潜规则,在去超市的路上被抢劫了,一个黑人把她的包硬生生从肩上夺下来,拔腿就电解电容厂家直销跑。 由于悉尼由无数个卫星城镇组成,各个高校往往建立在每个镇的周边,很少在人员密集地区,无形中为犯罪提供了土壤。甚至有时还有生命危险,两年来,澳大利亚频发留学生死亡事件,在今年的案例中,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浙江温州女留学生余璋被残忍杀害。 想染成什么颜色取决于个人 余璋案在澳洲各大留学论坛里掀起轩然大波,也促使澳洲各个大学学联决定在本月下旬成立澳大利亚学生学者联谊总会,借鉴英国的模式,以一个统一的机构来为中国留学生摇旗呐喊。堪培拉大学中国学联作为积极的响应者,学生会主席谢青峰功不可没。 恍惚间,这个高二就留学澳洲的上海男孩已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六年。 那时心想在国内成绩不太好,出国后一定要好好努力。从小就很独立的谢青峰倒是踏踏实实履行了这份承诺。跟许多家境优越出国混日子的同龄人不同,学习国际贸易的他除了给自己制定下严格的学习计划,更希望通过一切机会锻炼自己。 在他眼中,澳洲的大学是宽进严出。入学条件比较宽松,但是课程并不简单。最重要的是,真正上课的时间并不多,这就要求学生具备较好的自学能力和自律性。本科期间,他创建了堪培拉大学学生会,并担任主席;去年奥运火炬在墨尔本传递,他参与2万多人的现场组织工作。 据谢青峰介绍说,他身边的一些中国留学生可谓应了一句流行词被留学。对出国,对未来,对人生皆一无所知。他们的父母有的也是在赶潮流。一位送儿子来澳洲的家长说:我生活的圈子里,大部分都送孩子出国。如果我儿子能移民,我老了也有个投奔的地方。至于儿子的想法,他没有过多考虑。 于是,海带(待)、海豚(囤)等在谢青峰周围比比皆是。留学的初衷不对,不认真考虑学校,必然会给学生造成许多不适应的问题。在他眼中,国外就是个大染缸,染出什么颜色取决于环境,更取决于个人。 或许有当初选择时候的几分盲目,或许也遭遇无数的挫折磨难,但不少中国留学生还是坚持了下来。 目前加西最关心的还是磨蹭的澳洲何时可以通过他的身份审核,好早日把国内的女朋友接过来。 在澳大利亚的三年,用李悠的话说:第一年想回家,第二年很犹豫,第三年决定留下。实践的经验让她从依附于父母的孩子学着长大。现在她最关心的是,学校倒闭了,她还能不能在最短时间内能拿到自己的毕业证。本月9日,澳大利亚私立教育培训机构委员会在墨尔本召开了消息发布会,但与会的学生们认为此次会议尚未提出什么实质性解决方案。(应受访者要求,李悠和加西为化名)(漆菲发自北京)
贵港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桂林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河池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贺州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